第3章 你的理想是什么?_荒原闲农 大发pk10开奖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章 你的理想是什么?

        困么?不困!

        怕是任何一个屌丝这个时候都想不起来睡觉的问题,如同苍海一样,花费了几乎整整一夜的时间,数了无数遍的宝石,依次是精神抖擞,开心的能一拳打死一头壮实的大公牛。

        当苍海再一次从空间里钻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大亮,再看一下手表,发现时针已经指到了八点钟的方向。

        迟到了!

        不过此刻的苍海还哪里有心情上班啊,直接兴高采烈的拉开了门。

        “欣慧!”

        苍海开心的喊了一声。

        但是刚一推开了门,客厅里的景像一下子把苍海的兴奋劲儿浇熄了大半,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客厅里,一言不发,而她的母亲侧是瞬间站了起来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小苍!别忘了昨天你怎么答应阿姨的!”

        妇人望着苍海,目光中透着一点儿恼怒,觉得这小子似乎又要生出事端来,死死的缠住自家的闺女。

        苍海的心不住的下沉,目光越过了妇人,望着自己曾经爱恋的如同火一般的女孩,顿了顿轻声的喊了一句:“欣慧!”

        此刻的苍海很想说,你要的一切现在我都能给你了,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再也吐不出来了,如同一根鱼刺一般扎在了嗓子眼,同时扎在了他的心里。

        周欣慧抬起了头来,似乎是从身上聚起了全身的力气,冲着苍海轻声的回了一句:“我上班要迟到了!”

        耳中听闻这话,苍海瞬间觉得一股子凉气游遍了全身,心道:她决定了,在她的心中七年的爱情也比不过一间房子,我七年的付出比不上一堆钢筋混凝土!

        张开了嘴,似乎再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仅仅变成了嘴唇的蠕动,却发不出声来。

        “小苍,你答应阿姨的事情要反悔?孩子……”

        苍海深吸了一口气:“不是,阿姨,我这就是收拾东西!”

        转身,苍海回了屋里,昨儿刚下的飞机,行李箱根本就没有打开,随手拎了起来,看了一下房间里的东西,苍海居然发现自己最值钱的家当老居然全都在行李箱里了!

        又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了一个塑料编织袋里,苍海便这么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大编织袋出了房间门。

        “你就这点儿东西?”妇人好奇的问道。

        苍海说道:“剩下的都不要了,如果没人要麻烦您帮我扔了吧!”

        说完抬头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客厅里的周欣慧,还想说什么,不过被妇人再一次的挡在了面前。

        “小苍,我送送你!”

        “不用,阿姨,我也没什么东西!而且我的车就在楼下”苍海从脸上挤出了笑容。

        妇人一听殷勤在帮着苍海打开了大门,带着一种送瘟神的目光把苍海给送了出去。

        拖着东西到了楼下,打开了老大众的后箱,把行李和编织包都放了进去,当苍海准备钻进车里的时候,一抬头无意见看到了五楼周欣慧的房间,只见一个娇俏的人影儿站在窗边。

        只可惜当人影儿看到苍海抬头的时候又快速的拉上了窗帘。

        苍海怔怔的望着窗户,愣了约有五分钟,这才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正当苍海准备钻进车子的时候,很快又站了出来,就这么站在车子旁边,冲着窗房做起了一些看起来可笑怪异的手势。

        躲在窗帘后的周欣慧看到了苍海的样子,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苍海的意思,深受韩剧毒害的周欣慧曾经无数的想让苍海比划着给她看,苍海总是觉得丢人,但是当恋人在楼下比划出来的时候,两是却已经是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苍海比划的意思很简单:祝你幸福!

        轻轻的一声叹息,妇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女儿的身后,轻轻的揽住了女儿:“乖女儿,别怨妈心狠,妈是过来人,爱情当不了饭吃,听妈妈的话,好好的和你刘姨介绍的男孩相处,虽然那孩子长的不怎么样,不过是魔都本地人,而且家里有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你们要是结了婚,……”。

        “妈,您别说了!我上班去了”周欣慧推开了母亲,拿起了自己的包准备出门。

        妇人一把拉住了女儿:“等小苍走了你再出去,碰到了尴尬!”

        “嗯!”

        …………………………

        开着车出了小区,苍海首先给公司挂了一个电话,向自己的老板请了假,然后就这么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到处逛,准备去公司的附近找个房子租下来,暂时先安顿下来。

        转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合适的房子,苍海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停了下来,下了车找个地方吃了饭,等再出来的时候,突然间望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生出了一种厌恶感。

        以前苍海的目标很明确,其实他的目标就是周欣慧的目标,周欣慧的目标就是在魔都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于是这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苍海的目标。

        从毕业到现在,无数个日日夜夜,苍海都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但是现在周欣慧已经有了别的选择,这让苍海突然间觉得自己原来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觉在这无比繁华的大都市中,自己依然是那个来自西部,与它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叮叮铛,叮叮铛!

        一阵手机声打破了苍海的思绪,掏出了手机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两个字:憨丫!

        憨丫不叫憨丫,大名叫齐悦,是苍海的死党,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

        “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了清脆的声音:“二狗,你人在哪里呢?”

        二狗是齐悦对苍海的‘爱称’而憨丫则是苍海对齐悦的反击,虽然苍海不常叫,但是二狗齐悦到是叫的非常顺口。

        “我在……”苍海转头看了一下四周,随手发了一位置过去。

        “等我,我就在附近!”

        说完那边齐悦便挂了电话。

        轻声叹了一口气,苍海找了个茶座坐了下来,一边等齐悦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苍海便开始想起了自己的老家,那贫瘠的黄土地,还有不断起伏的山脉丘陵,虽然那里比起魔都来要什么没有什么,但是此刻的苍海心中对于那里的一切反而是越来越牵挂了起来。

        此处虽好,终究不是吾乡!

        苍海的心中突然间跳出了这么一句话,随着这句话浓浓的思乡情便再也止不住涌上了心头。

        转念又一想,现在自己似乎有钱了,能不能为家乡做点儿什么呢?想到了这儿,苍海没由来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写的一篇作文,在那篇作文里仅仅是十来岁的苍海说自己要把家乡建成西部江南。

        这是一个孩子的理想,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苍海把这个可笑的理想又埋进了内心的深处,因为随着年龄越大,他越明白其中的难处,也越来越明白真正的生活与理想之间的差别。

        但是现在这几乎让苍海忘却了的理想在这一刻突然间又涌上了他的心头。

        “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居然有兴致出来逛!”

        就在这时,一个纤秀的人影站到了苍海的旁边,随手拉开了椅子一把坐到了苍海的对面。

        刚坐下来,这位便打了一个响指:“给我来杯卡布其诺!”

        苍海抬起了头,望着自己的死党。

        齐悦很漂亮,长相和周欣慧有的一比,齐耳的短发,现在流行的小窄脸,大大的丹风眼眼如同两颗黑葡萄,挺挺的琼鼻配上略厚实的嘴唇,十足十的美人儿。齐悦与周欣慧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院花级别的人物,不知道迷了多少青春骚动的少男心。

        但是两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周欣慧是一个纯粹的北方女子,但是却有着江南女人一般的小家碧玉感,齐悦虽然是个地道的魔都人,但是却有着北方女子的飒爽泼辣。

        “看什么看,二狗,你不会暗恋老娘吧?”齐悦挑了一下秀眉,冲着苍海抛了一个媚眼。

        苍海整张脸不由的一皱:“懒得理你!”

        见苍海不说话,齐悦这边张口说道:“二狗,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不说我心里不痛快!”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两人相处的模式很简单,直来直去的没有点儿弯弯绕。

        齐悦也不介意,张口说道:“前天晚上我吃饭的时候看到你家那位和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一起吃饭,还有说有笑的,看样子关系不一般”。

        其实齐悦看到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她看到了那男的在桌上抓住了周欣慧的手,并且握了很久,没有放开的意思,而周欣慧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说到了这里,齐悦抬头瞟了苍海一眼。

        “我们分了!”苍海淡淡的说道。

        齐悦一听吃惊的问道:“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苍海又道。

        齐悦想了一下,顿时柳眉倒竖,伸出手掌拍了一拍桌面:“特么的,老酿去找周欣慧问问去,她的心肝是不是被狗吃了啊!”

        苍海一把拉住了齐悦:“你这是干什么?”

        齐悦这边转头一看周围的人都望向了自己,哼了一声这才重新坐了下来,然后便开始数落了起来:“这特么的周欣慧也太不是东西了,你为她付出了多少?当初学校保研的时候,关教授相中的是你,你要是不让她周欣慧她有机会保研,能从研究生到博士?再说了,她读书的几年,生活费、学费哪个不是你没日没夜赚的?她爹妈可曾拿过一分钱?现在读完了博士,找到了好工作就特么的甩人,贼特么的不地道了。不行,我要去问问这女人凭什么!”

        “行了,行了!”

        苍海只得又拉住了齐悦:“还不够丢人的呢,我一堂堂七尺男儿,就相中了那点儿钱?分手了就把这些东西算的明明白白了列个单子找人还钱?还不够丢人的呢!”

        齐悦听了扫了一眼苍海:“你还堂堂七尺男儿,我看就是一大傻叉!”

        说完,齐悦又问道:“那你现在还和周欣慧一起住那里?”

        “正在找房子呢!”苍海说道。

        看到苍海这边跟个木头似的,似乎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齐悦更加恼了:“我说你能不能表现在正常一点儿,老娘都怒火中烧了你却跟个没事人似的!”

        “生气能解决问题么?”苍海平淡的问道。

        呃!

        齐悦深呼吸了两把:“算了,老娘不生你这个木头的气,人不与二狗斗!”

        安静了不一分钟,齐悦忍不住问道:“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我准备回老家!”

        “回老家?”齐悦一下子愣怔在当场。

        “嗯,回老家!”苍海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



大发pk10开奖阅读网址:seu5.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