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异常_星际之笙慕 大发pk10开奖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异常

        在一艘行驶在宇宙的私人宇宙飞船里,一个小女孩正靠在飞船卧室里的窗户旁看着窗外飞过的景色。

        看着窗外浩渺无垠的宇宙景色,笙慕知道这艘形似飞碟的宇宙飞船已经离开了她第一次出现在的星球—环达利修星,并向另一个星球—边渡星驶去。在飞船进入太空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在心里猜测她将要去的边渡星会是个什么样的星球,育女院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可思来想去,笙慕只感觉这个育女院应该是间类似女性孤儿院的地方,而那个边渡星应该是个可以让女性安稳生活的星球。

        所以,那个地方应该不会再有怪虫的出现了吧?

        老实说,自笙慕穿越到这里来的第一天开始,她就一直在遭受无妄之灾和一些来自梅尔曼的谴责。可她哪里会知道自己会引来那些怪虫呢?她又哪里会知道那些怪虫会喜欢吃女性呢?她也不想有人为保护她而死!因为这些事,她现在心里很不好受。

        其实,笙慕很想继续留在环达利修星,等到德克尔的伤完全好了再离开。但是她怕自己留在那里会继续引来怪虫,也怕自己使用灵泉的秘密会暴露出来。

        笙慕原以为德克尔兽形时的左后腿是白色的,可等到她听见梅尔曼的谴责,再近看发现那只左腿其实只是一截白色的金属义肢后,就明白自己的秘密可能会暴露。谁能想到人形时德克尔的长裤下会有一只安装义肢的假腿呢?明明在背她时走得那么稳,一点都不像个残障人士啊!都是这边的高科技惹的祸!

        笙慕虽然心里埋怨,但让她回到当时重新下决定,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用灵泉灌吐德克尔。她现在只愿德克尔在重新长出断肢时,心里不要受到太大惊吓。

        “叮咚”一声后,休息舱内的金属门上就显现出一个虚拟屏幕,上面出现了卢卡·冯的头像。

        “女士,请开门,我是来给您送午餐和资料的。”卢卡温和道。

        “好,等一下。”笙慕起身为卢卡开门。

        “这是您要的八人的详细信息,还有您的午餐。”卢卡把手中的托盘递过去道。

        笙慕接过来后看向卢卡道:“谢谢。卢卡,你能不能直接叫我的名字,还有不要再用敬语跟我交流了。”

        “这怎么可以,这可是男性对待女性的基本礼貌。好了,女士请您先好好休息,预计我们晚上就能到达边渡星了,到时我会来叫您。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用卧室内的传呼机呼叫我,现在请允许我告退。”卢卡依旧一脸温和道。

        “哦,好。”笙慕道。

        看着被卢卡关上的门,笙慕心里有些不好受。卢卡对她态度虽然依然温和礼貌,但她能感觉到他温和表面下的冷淡疏离,明明刚开始见到她问她话时,他都是笑得一脸阳光的样子。现在他心中是不是也跟梅尔曼一样谴责她?

        笙慕不想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个扫把星,虽然她确实也是造成那八人死亡的原因之一,但她还是感到有些委屈。

        笙慕放下托盘,只从那里拿起了八人的详细资料,至于那个名叫营养剂的午餐,抱歉,她不想喝。

        在环达利修星的营地里时,因为怕房间里有监控,笙慕就喝过两顿营养剂,可那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她想,反正晚上就能到达个边渡星了,她到时候一定要找一个私密无人的地方进空间,然后大吃一顿。至于现在,就先饿着吧,她身为修真之人饿上几顿也不会有什么难受的感觉。

        笙慕看着手上的资料,发现上面的字竟然都是华夏国繁体字!

        因为修真功法《五行衍生诀》是用华夏国繁体字书写的,笙慕还特地买了个简繁字典研究过,所以这些资料她看得一点都不费力。

        那八人的详细信息共有八张,分别为一人一张,每张还带有个人的头像照片。笙慕还发现她见过其中一人,就是在卢卡问出她名字后,说她名字很特别很好听的那个人,原来他叫约翰·尼尔斯。

        看过这八人的详细资料后,笙慕忍不住想知道这边的女性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为什么会让军队士兵以牺牲为代价保护着?哪怕他们是军人,保护弱者就是他们的职责,可在他们心中肯定也积攒了很多对女性不满的想法了吧。例如,那个鸣兰·梅尔曼。

        环达利修星第八区军队营地。

        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写上级汇报材料的的鸣兰·梅尔曼收到了一个紧急通知。他打开移动终端一看,发现是军医尼克发的。选择接收通知后,移动终端的上方就出现了一个虚拟屏幕,

        而显现在屏幕中的军医尼克焦急的说道:“少校,上尉的身体有异常!”

        “什么!”听到这话的鸣兰立马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想要向军医处跑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一直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红发男人突然开口道。

        “你还说呢!都是因为你们援军来晚了,德克尔才会重伤不治!”鸣兰向红发男人抱怨道。

        “喂喂!尼克只说身体有异常,可没说重伤不治啊。”红发男人立刻抱臂不满道。

        “那有什么区别!能让尼克这么急着叫我过去,除了德克尔快不行了,还能有其他别的原因吗!”鸣兰皱着自己那张漂亮脸蛋,一脸悲伤道,只差留下两行清泪了。

        “要不是看过你的性取向测试报告,我都要以为你跟德克尔在搞基了!行了,我们还是快走吧。”红发男人一脸无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弟弟,他现在只希望德克尔真的别出什么事才好。

        “鸣凛·梅尔曼!我跟德克尔的感情是男性之间最真挚的友谊!”鸣兰忍不住向哥哥咆哮道。

        “好了!赶快走吧!”鸣凛·梅尔曼在撂下这话后,就率先走出了门。担心好友安危的鸣兰·梅尔曼也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大发pk10开奖阅读网址:seu5.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