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灵泉_星际之笙慕 大发pk10开奖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灵泉

        在赤红色甲壳虫的等级低于a级时,鸣兰就一鼓作气地用精神力把这只虫子碾碎了,可当他收回精神力后,却没发现有星兽丹掉落在地。

        这只赤红色甲壳虫刚出现时,鸣兰就用自己的a级精神力感觉到了它体内的a级星兽丹,这绝对是a级虫族的标志,但它的能力应该不只有速度快和外壳坚硬这两样。因为虫族虽然不像他们有精神力,但它们的能力通常都是千奇百怪的,而且凡是有等级的虫族,体内就一定会有一种能量结晶—星兽丹,可这只虫族怎么会没有呢?

        果然,当鸣兰觉得事情有异,飞速赶到笙慕他们那里时,就亲眼看到了他的好友德克尔被突然出现在那儿的赤红色甲壳虫划破脊背,鲜血飞溅的一幕。

        “啊!”痛苦地吼了一声的鸣兰·梅尔曼开始发疯似地攻向赤红色甲壳虫。

        在把自己的a级精神力释放到最大后,鸣兰一下子就捕获到了伤害他好友的臭虫,然后开始用精神力疯狂地碾压它。

        而另一边,被狮形猛兽护在腹部的笙慕已经完全呆住了。自出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还是因她引发的。

        狮形猛兽的腹部因背部伤口的疼痛开始一颤一颤的抽搐起来,笙慕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哪怕会暴露自己的秘密,她也不想让用生命保护她的德克尔就这么死掉。

        下定决心的笙慕费力地从狮形猛兽抽搐颤动的腹下爬出来,然后跑到他的头部把她的右掌放进猛兽因疼痛而不住喘着粗气的嘴里。

        兽嘴里已全是呕出的鲜血,可笙慕却像在寻找什么般慢慢地把自己的整个右臂都伸了进去并四处划动,直到她的右掌抵到了一个肉肉的、圆圆的、像人类口腔里悬雍垂一样的东西,引起了狮形猛兽的干呕症状,才稍稍把右手掌下移开始往里注入莲华空间里的灵泉。

        通过莲华仙君的传承记忆,笙慕知道莲华空间里的灵泉只有在第一次喝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洗髓伐骨,重塑断肢的功效,并且喝得越多效果越好。

        灵泉能达到的洗髓伐骨,是指清理人体内的一切杂质,包括毒素与病变,能达到的重塑断肢,则是指身体上任何缺失部位的复原,而想要灵泉发挥出这两种效果的前提,就是这个人必须有气,还活着,所以哪怕那人已经命悬一线,只要有灵泉在旁并且是第一次喝,就能根据那人的受伤程度在一定期限内恢复过来。

        笙慕记得她第一次喝时一次性足足灌了有六斤灵泉,然后就再也喝不下了。德克尔的兽形这么大,哪怕受伤了他的胃里也能灌满二、三十斤的灵泉吧?

        笙慕决定,只要这只狮形猛兽不喝得吐出来,她就要一直往里灌灵泉。

        所幸,德克尔喝了很长时间的灵泉才开始反胃,这也让笙慕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不少。

        因为怕德克尔会呕出太多灵泉浪费掉,笙慕又使力把狮形猛兽的嘴唇上下按紧关好。

        等做好这些后,笙慕又来到了德克尔的背部,想看看他被赤红色甲壳虫砍伤的伤口到底有多深。她当时只看到他的背部飞溅出了很多鲜血,却不能确定那里的伤口到底有多深。

        哪知笙慕刚想爬上德克尔的背部便被赶来的鸣兰·梅尔曼推了个踉跄,并被大吼了句:“他都死了,你还想怎样!”

        被他推的差点摔倒在地的笙慕心里也有了火,刚想转头说几句什么,便看见了鸣兰·梅尔曼带着泪痕的苍白脸庞。

        鸣兰·梅尔曼的一双桃花眼里已经浸满了泪水,那双海蓝色的眼珠在泪光的映衬下变得更加清澈,他的鼻子依然笔直秀挺,但鼻尖已经因哭泣变得微微发红,原先颜色红润的花瓣形嘴唇也因过度使用精神力变得苍白起来。这个肤色白皙,眉目如画的男子正在为他逝去的好友而悲伤。

        “他还没死。”看着这样可怜样的梅尔曼,就算心里再有气,笙慕也发不出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鬼话呢!我明明……”心中充满悲伤气愤的鸣兰抬头往好友的背部一看,却发现好友背部的伤口虽然很深,但却是可以治愈的那种外伤。可他刚才明明看到德克尔被那臭虫砍的白骨裸露,脊椎断裂,已经活不成了啊?难道是他看花眼了?

        心里又惊又喜的鸣兰·梅尔曼已顾不得自己到底花没花眼,他只知道自己的好友不会死了。但想起德克尔是怎么受伤的后,他依然忍不住向小女孩恶言恶语道:“我的上尉受了这么重的伤,搞不好下半辈子就要摊在床上!他本来就因为左腿断了才被退的婚,今天却还要差点为你送了命!我不管你是不是女性,你必须要对他的下半生负责!我要你娶他做正夫!如果你敢不答应,我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叫升幕,我只会让你今天就落幕!”

        “excuseme?”听了这话的笙慕忍不住歪头黑人问号脸。

        什么瘫不瘫,娶不娶的?还落幕!他是想杀了她吗!

        “如果他真的有事,我自然会负责,用不着你打抱不平!”笙慕心里也有些火了,冲着鸣兰·梅尔曼语气不好道。

        “哼……你知道就好!”看着小女孩一脸不屑地斜眼看着他,鸣兰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打鼓。星际联邦法律上可有明文规定,男性不能强逼女性订下婚约,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在恢复记忆后会不会去告他。

        鸣兰·梅尔曼即使心中有些忐忑,也依然一脸趾高气昂甩头背对她,只不过在背过身时还是忍不住说了句:“那个虫子已经死了,我刚刚已经用移动终端发了短讯,军医一会就会过来给德克尔看病,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也一并跟他说吧。”比如你脑袋上的包!

        之前以为好友死了的鸣兰·梅尔曼在跟赤红色甲壳虫的打斗中可谓是发出了全力,终于在这只虫子再一次发动能力想要逃脱前就用精神力碾死了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种有分身能力的虫族,只要能从精神力网找到缝隙,它就能从那个间隙里慢慢传送出自己的能量,又在别的地方成形出现,发动这种分身能力的表现就是等级慢慢减弱。他怀疑,刚开始出现的连f级虫族都不如的d级虫族也是这个a级虫族的一种能力,类似分身障眼法什么的。



大发pk10开奖阅读网址:seu5.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