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男轻女_星际之笙慕 大发pk10开奖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重男轻女

        第一次遇到这些孤魂野鬼时,笙慕也害怕过,但自从发现他们根本不敢近她的身,她也就无所畏惧了,只当没看见他们。但总有一些孤魂野鬼在发现笙慕能看见他们后,就开始缠着她,求她帮忙。

        当然,这些孤魂野鬼也不敢强硬要求,因为笙慕并非凡人。如若他们稍有一念不对,一举不轨,当场就会被她身上所带的一股强大的能量打得魂飞魄散。已经有好多恶鬼因笙慕身上的能量而魂魄消散了。所以恶鬼类的根本不敢就在她跟前晃悠,只有其他的孤魂野鬼才敢求她帮一些小忙。

        只要是不违背道德良善,并且不太麻烦的话,这些孤魂野鬼的请求笙慕一般都会答应下来。最后,因为笙慕帮助了不少孤魂野鬼,他们为了报恩,倒是也告诉了她不少秘辛,有关阴间使者的事就是其中之一。

        笙慕虽然修真,却也只能看见些孤魂野鬼,像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等阴间使者,她其实是看不见的。其中的一个原因便是笙慕与阴间使者并非同界生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阴间使者毕竟也是阴间的神祇,像她这种修为低下的炼气期修真者就不要想看得见了,哪怕她是莲华空间的持有者。

        说起这莲华空间,便是致使靠近笙慕的那些恶鬼魂飞魄散的原因。因为莲华空间乃是仙界仙器,拥有鬼邪不侵的功效。

        莲华空间原是一枚普通的莲花形玉佩,是笙慕母亲的家传之物,一直被母亲小心地收藏起来,在笙慕高考后便被母亲当做礼物传给了她。

        而笙慕在看到这枚玉佩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它。同时也在心里庆幸,还好这枚玉佩不是从那个男人的祖上传下来的,否则肯定早就被他卖了买酒或是赌博了。

        那个男人便是笙慕名义上的父亲。男人的家里有着严重的重男轻女的陋习,再加上他从小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以至于他的父母,乃至他上面的的五个姐姐都只是一味地宠着他,惯着他,惯得他到了而立之年也只会吃喝赌博。至于嫖,又哪会有女人看得上他呢?相貌普通,身材矮小,要钱没有,要工作也没有,身上不好的毛病能挑出一大堆,连自己住的房子都是五个姐姐给他凑钱买得。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父母死后,居然还有五个好姐姐帮忙张罗他的婚事,而嫁给他的女人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老实说,笙慕真希望母亲当初没有嫁给他,或是在生下自己前就跟那个男人离婚,再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结婚。哪怕母亲那样做后,自己便再没有出生的可能。

        母亲是这辈子对笙慕最好的人,虽然她善良懦弱,是别人口中任人揉捏的包子,但她却是自己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唯一的温暖。

        母亲没因为她是女婴而有过任何怨言,反而从小到大就开始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护着她,哪怕当初为了生下她时伤了身体,已经不能再生育。

        笙慕在念大二时,那个男人终于因为过度酗酒而死于酒精中毒。母亲没来得及给那个男人准备后事,那个男人的五个姐姐却好似天塌下来般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家里指责起她的母亲。

        母亲在结婚前就已经父母双亡,娘家也无可以依仗的兄弟姐妹,她被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五个姐姐欺负了多年,也隐忍了多年,却在那一天终于爆发了,原因就是她们要抢走她和女儿的唯一的栖息之地。

        原来那个男人的五个姐姐在当初给他买下房子时就使了个心眼,房产证上的房主的名字根本就不是那个男人的,而是当时出钱最多的那个男人的五姐的名字。

        那个男人的姐姐们认为,如果母亲当初生下来的是男孩儿,她们还有理由把房主的名字改成自己弟弟的,但可惜笙慕是女孩儿,并且笙慕的母亲已经伤了身体不能再生育,所以她们早就打算好,只要自己弟弟死了,她们就会立刻把房子要回去。

        母亲因为这件事跟她们在家门口的楼梯过道上争执了起来,最后却不慎被那个男人的五姐推下了楼梯,摔死了。

        笙慕当时在学校上课,接到母亲死亡消息时整个人都已经懵掉了。等稍微清醒后,她便急忙坐火车赶回了家里。

        回到家后,笙慕发现害死母亲的凶手已被好心的邻居大婶报警后抓走了,而母亲的尸体也以查清死亡原因为由被公安机关暂为看管。

        那个男人的其他四个姐姐发现事情闹大了,也不好再找笙慕的麻烦,只匆匆地给那个男人办完后事,就开始忙着给关押在看守所的五妹找律师了。

        最后法院判决下来,凶手因过失杀人被判了6年的有期徒刑,而房产证上落款的房主名因为是凶手的,所以房子最终归凶手所有。

        经此一事,笙慕一下子就变成了无父无母也无房的孤女。

        这事过后,笙慕便把母亲的尸体从公安机关接了过来并送到殡仪馆火化,然后把母亲的骨灰盒埋在了她生前常常提起的故乡的后山上。

        那时的笙慕孤零零地站在山上,狠狠地握紧双拳忍住想要在母亲墓碑前自尽念头,连指甲嵌进手掌里流出鲜血也感觉不到,直到右手不经意间碰上了挂在胸前的玉佩,用鲜血开启了被封印在玉佩中的莲华空间,才从丧母的沉痛中恢复了些神志。

        当时,笙慕因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有些失神,还以为是丧母之痛致使她产生了幻觉,直到发现母亲送给她的玉佩不见踪影,并且自己的右手掌心上出现了一个和玉佩一模一样的莲花形图案,才意识到不对劲之处。

        恢复些神志的笙慕开始小心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个地方大概有一个正规足球场那么大,大概8000平米左右,只有一池泉水和一座竹楼,其他地方都是空荡荡的黑色土地,而她正好站在那池泉水旁。

        泉水位于这个地方的正中间,由一些类似白玉的石块堆砌成一个圆形的小池子。池中的泉眼虽然涌动得厉害,里面的泉水却神奇的没有漫出外界,仿佛有无形的屏障存在其周边。

        泉水的前方不远处矗立着这个地方唯一的一座建筑—竹楼。那是一座五层竹楼,是典型的干阑式建筑,但它的外观却不似现今的竹楼外表呈枯黄之色,反而通体碧绿通透,像一座用上好的玻璃种翡翠砌成的华美宫殿。



大发pk10开奖阅读网址:seu5.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